對於自己太不成熟的懦弱

感到椎心刺骨



說出來的話是一時的口直心快

無意中的傷害也是體無完膚

再多的對不起也是於事無補





我想我是太置身事外

才會胡言亂語對妳這麼嚴厲



妳說得對

如果是我發生這些事

一定無法這麼冷靜的

可能會比妳還崩潰吧



我卻沒有辦法站在妳的立場替妳想

真的是很沒有用



沒有辦法替妳做些什麼也感到很無力

然後怨自己是個人不是神

雖然即使是神好像也不能怎樣違抗命運





就算心裡後悔得要命

我還是明白傷害已經造成

對不起乘以無限次













我想要好好陪著妳走過一切

即使我只剩下一只耳朵

我還是要聽著妳的牢騷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張厚儀
創作者介紹

勾勾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