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很認真的對她說:「我倆的相遇, 第一次可能是運氣,第二次或許是巧合, 如果第三次算默契,那第四次一定是緣份了。」

她聽了靜默不語,片刻後她緩緩的回答: 「那並不表示可以為我帶來幸福啊?」 

他糗了、他傻了,因為幸福是什麼, 是他從未去思考的問題。



然而為了澄清她的疑慮,他苦思、他失眠、他憔悴, 

對於學理工的他來說,用科學去解釋或申論, 是他的本能和專長,

但是「幸福」這種文學感官, 到底要如何去證明,如何去顯現呢?

唉!他仰天長嘆。 



隔天他到公司,卻無心上班,趁著空檔, 就問了隔壁未婚的小芬,怎麼樣才能給一個女孩子幸福呢?小芬臉紅不答只是笑的很暖昧,一會兒過來偷偷的說: 「只要對我好就可以了呀!」他忽然警覺, 這個容易誤解的問題,不能亂問單身的女子。

於是他問快結婚的雅芳,「呦!多賺點錢,給她一張刷不爆的金卡, 那不就好了嗎!」雅芳直覺的回應令他苦笑,覺得這個目標好難,且聽起來不是他女友要的答案。 

他問正在熱戀的小張, 「喔!就是甜言密語嘛!當然還要兩顆強壯的腎臟。」 小張說完後,拍著他的肩膀荒淫的大笑,他則尷尬的陪著乾笑幾聲。 

他又問已結婚的佳茵, 「就是老公會幫忙做家事、帶小孩,不要回到家就跟豬一樣。」 佳茵的回答似乎距離又太遠。

 他再問公司裡的情聖小李, 「這個問題?高呦!你馬子了不起」 他努力的想了一下,「這樣吧!你對她說,我不知道我可以為你帶來多少幸福,我只知道擁有你,會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。」 小李說完後興奮的手舞足蹈,對自己又創造一句情聖佳言,感到無比的自豪。 如此的應對的確很棒,但是他自認口才不佳, 如果不是當時的感覺,依自己的個性,是不可能說得順口的。 

日頭西斜,眼看大家都下班了,想來對幸福的定義,今天是得不到了,他收拾桌面準備下班, 卻發現偌大的辦公室裡, 並不只剩他一個,老林頹喪的萎在自己的 座位上,他過去打了招呼「你還好吧?」「唉!沒什麼,習慣了。」 老林今天在辦公室手拿電話,當著大家面前,又跟他老婆大吵一架, 他想出言安慰,卻 不知說什麼好。

「怎樣?我看你今天好像有心事?」老林先問起他來了,他心中藏不住話, 反倒自己的事,一股腦的全說了出來。

 

「你是說幸福啊!」老林笑了笑,讓他後悔脫口問了, 因為這個問題似乎有點尷尬失禮,但見老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:「這問題不論男女都是一樣的。」





老林慢慢的說道:「無論你身陷在吃人的都市叢林、或是冷漠的社會中,總會有一個人記得你、知道你在那裡、做了什麼事, 叫你回家吃飯、聽你無聊的牢騷、 和沒有人相信的抱負,受了委屈不必堅強,讓你放肆的哭鬧,義務照料你 生老病死,且用了半輩子來相信你,讓你證實了自己存在的價值,不再迷惘, 這就是幸福啊!





今夜風涼,但他加緊機車的速度,因為他忽然想快點回家, 想告訴她要加件衣服,也告訴她,他所能給她的幸福。







轉錄自ptt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勾勾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